坩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坩埚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河南拆二代拥有9层楼房一家五口挤60平一室一厅

发布时间:2020-03-04 04:52:19 阅读: 来源:坩埚厂家

2014年郑州金水区将改造剩余14个都市村庄,又有一批庞大的“拆二代”群体再一次进入热议话题中。房子将拆,安置房到手前,没了房租,该怎么生活?而他们的父母们最担忧的还是,突然出现了多套房产后,子女们不思上进胡乱挥霍。

其实,在全国都有“拆二代”,相比大多数蜗居在城市里打拼的“拼一代”,他们身上,有更多一般人艳羡的东西。那么,郑州的“拆二代”们到底和同龄人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他们的生活状况又是怎样的呢?东方今报为此进行了一番调查。

在郑州,有相当一部分“拆二代”就生活在我们身边,如果不自报家门,他们和你我一样普通,每天呼吸着一样的空气,经历着各自的喜怒哀乐。

【消息】

14个城中村改造 又产生一批“拆二代”

“分得数套房,靠房租海外游”,2月19日的《人民日报》曾经这样来讲述郑州拆二代的幸福生活,在网络和现实中引来一片羡慕声。

而2月22日的一则消息,再次引起社会对拆二代的关注:今年郑州市金水区年内将启动东韩砦、黄家庵、枣庄、大铺、庙李等14个城中村,徐庄、马头岗等10个合村并城,工人新村等9个旧城共计33个项目改造。

根据此前的郑州市三年行动计划,今年要完成所有城中村改造计划。去年年底,惠济区的老鸦陈、固城、张砦等城中村也相继启动改造工作。今年1月有消息传出,管城回族区王垌村自筹资金组建王垌置业有限公司,全程承担本村的拆迁改造……

每一个城中村改造的同时,又意味着一大批新的“拆二代”的出现,他们在告别村庄的同时,也将能分到N套房或数十万元的补助款,开始新的“拆二代”生活。

【现实】

拆了房 就得操心出去工作

2月26日,是郑州市金水区黄家庵村全部人员搬离的最后一天。6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就是黄先生一家五口的住房。房间里装饰非常简单,家具也只有基本的桌子、床、衣柜。很难看出,黄先生是一个拥有9层楼房的业主。

“能多省一平是一平。”黄先生说,自己30岁了,一直没出去找工作,家里老婆,女儿,加上双亲,一家五口一直是靠房租生活。“这样的生活过惯了,也挺好。”

拆迁令下来后,他们一家五口着了慌。“以前一个月能收两万的月租,现在拆迁了,自己都没地方住。”黄先生很着急,忙着做租客的交接工作,一直都没有去看房。

按照现行的“三层以下一比一、三层以上六比一”的赔偿方式,黄先生家9层的楼房大约能赔付700平方米。他并不满意,“俺家这个楼才盖10年,去年刚还完盖楼借的钱。正想着今年日子能好过点呢。”黄先生说,没了宅基地,没有房子,没了租金,生活一下子陷入了“僵局”。“说的是原址安置,但安置前的这两年,我们咋生存?”

村子拆迁了,黄先生也成了名副其实的“拆二代”。听着父母发愁未来两年的生计,他显得很焦躁,“现在让我去找工作,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干啥。”他说,“以前每个月都有固定的房租收入,没啥大的经济压力。闲了这么些年,也没啥学问,除了会开车,别的啥也不会做。”

“真是发愁,找房子、找工作都落到我身上了。”黄先生长叹一口气。

【担忧】

分得数套房产 子女们会不会挥霍?

家中的确不缺钱,但黄先生的父亲担忧,儿子一直以来没有工作,养尊处优,“困难时,他能吃苦去工作,养半个家吗?”

一片城中村拆迁,家家户户都能分到数套房产,“守着房子怎么过?”很多“拆一代”有担心。

据金水区姜砦一位50岁的女士说,家里可能会分到四五套房子,就一个孩子,没了宅基地,房子用一套少一套,“孩子不懂父母辈的辛苦,房子这么多,会不会挥霍掉?”该女士说,从现在起,就得对孩子加强教育。

邵庄一位自称姓刘的业主,也有这种担忧,他看到网上有小辈们要“豪车”,住“豪房”,泡“美妞”,也很担心自家孩子不自觉。“年纪轻轻,房、车都到手,很容易不思进取,生活放荡。”刘先生认为,孩子物质起点高了,不好好利用,很容易“返贫”。所以,他和妻子商量,如果孩子不上进,在外面乱来,钱财一分都不给。

【声音】

城市富人挺多 我们其实并不算什么

“在这个圈里,难免会有攀比。不求最富,但至少得在朋友面前过的去。”在未来路居住的张女士说,她是聂庄的“拆二代”,开一辆“大众CC”,在朋友圈里不算起眼。除了养孩子外,其他时间会和好姐妹一起“SPA”“唱歌”“自驾游”,“看孩子最重要,家里也不需要我去工作。城市的富人挺多的,我们这个群体不算什么。”

燕庄的小张,坦言讨厌被称为“拆二代”,“我觉得那都是仇富和心理不平衡。”小张说,没奋斗有房产不为过,很多外来的年轻人在郑州买房,不也是靠着家里拿的首付。“现在有钱的人多了去了,我们就是很普通的人。”小张说,家里要求不高,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可以了,何必一定要把“拆二代”送到风口浪尖,仿佛房产是不义之财,针对媒体报出的极端“拆二代”不良行为,小张认为,那是极少数,多数还是守着房产平常度日。

一位拆迁户曾诉苦称,宅基地变现后,拆迁款分不均,让一家人争吵不休,过年都互相不搭腔。“千金难买家和。”她作为一名80后,觉得“变富后失去了很多”,“人生是自己的,暂时不为房子、票子为难,但也得活出自己的精彩啊。我肯定不会躺在家里享受,多丢人。”

蛋糕店设备

小搅拌车

静压轴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