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坩埚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郑又平台湾若披上暴力色彩是得不偿失的

发布时间:2020-03-04 04:34:34 阅读: 来源:坩埚厂家

台湾“立法院”以前多次上演过“全武行”,但被非法攻占,这还是第一次。而这次攻占的主体竟然是年轻学生,更引发各界关注。事关台湾经济发展的两岸服贸协议,成了斗争的焦点,学生冲击“立法院”、“行政院”为的是反服贸,他们背后的力量为的又是什么?对台湾民众而言,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影响,到底是福还是祸?

郑又平评台学生冲占“立法院”“行政院”

台湾若披上暴力色彩是得不偿失的

文/本刊记者 刘普

人物名片:

郑又平

台北大学教授 台湾知名时政评论员

3月18日,因质疑国民党团将《海峡两岸服贸协议》送至“立法院”审查程序“不合法”,近200名学生发动学运,晚间强行从侧门闯入“立法院”议场,在临街的三个大门静坐,并与警方爆发冲突,导致次日“立法院”全面封锁,“议事”停摆。直至23日晚,“立法院”外仍有大群学生冲进“立法院”,高喊“退回服贸”、“江宜桦下台”等口号,场面混乱。难道这些学生不知道他们的行为是违法的吗?看似经济议题为何会扯出政治因素?学生的背后又是什么力量在推动?民进党要角苏贞昌、蔡英文、谢长廷等都前往声援,就目前他们的所作所为,真的能为今年的“七合一选举”加分吗?学生抗议活动瘫痪“议事”,是否会加剧台湾社会对立氛围?本刊特邀台湾知名时政评论员郑又平为大家一一解读。

马英九的政治操作手法出问题引发一连串的“蝴蝶效应”

《台海》:现在的台湾,在您认为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单纯是学生反对服贸吗?

郑又平:现在台湾的问题,真正的关键是“立法院”审查服贸协议的过程。最早国民党签下了“朝野”逐条协商,照理说,这个协议签下去后,以王金平为核心的“立法”高层是应该有办法让它有惊无险通过的。但是,这个中间出现了一个重大的变数,就是去年九月的“马王政争”及“关说”疑云,使得马王二人站在了对立面。于是,王金平对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在“立法院”里的运作就采取袖手旁观的态度。现在国民党“立法院”党团的实际负责人是林鸿池,他在“立法院”只有两任的经历。而作为立法机构党团的负责人,资历很重要。林鸿池因为资历不够,在“立法院”党团运作时还要仰赖王金平。所以,王金平袖手旁观、收手之后,国民党党团在“立法院”的战斗力锐减。同时,王金平的收手,也意味着国民党与民进党中间的缓冲力量或是协调的角色消失了。因为这样的角色过去一直是王金平扮演的。

另一个方面,马英九作为地区领导人,并没有“立委”经验,而台湾的高层,如萧万长、吴敦义、江丙坤等人,都曾担任过“立委”,他们非常了解立法部门的生态,也明白在一些时候就必须要做出妥协。马英九在这方面存在经验的欠缺,加上他又是一个极为坚持原则的人,当他认定服贸协议是有利于台湾民生福祉、有利于台湾提升竞争力时,他势必会坚持自己的原则。当然,在这一点上,马英九并没有错,只是他忘记了立法部门并非只是由国民党一党掌控的,还有很多“在野”的力量,他们虽然没有超过半数,但足以在议事过程中,利用技巧,如杯葛或引起冲突,有效地干扰、拖延立法流程。在这一方面,马英九不够柔软。当王金平成为旁观者而非参与者时,马英九就逐渐形成了决策的盲点。他误认为只要他对立法部门一声令下,以党主席的身份要求“立法院”党团总召林鸿池全力以赴,这件事情就可以顺利过关。所以,观察这次学生抗议行为的缘起,其实就委员会召集委员在30秒之内宣布审查结束,再送往“立法院”审查,说直白点就是想用包裹表决的方式,一次性投票过关。这种方式其实在国民两党都存在过,就是在委员会里忽悠一下、做个假动作,通过了再送往“立法院”表决下。然而这一次在政治操作技巧上出现了问题,引发了一连串的蝴蝶效应。

《台海》:服贸协议对台湾开放市场,与大陆进一步经济融合绝对是有利的,为什么会引来如此大的抗议声潮,尤其是在年轻的学生群体之中?他们如此霸占议场,防止警察进场,破坏公物,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违法吗?还是蓝绿之前在“立法院”里打群架,给了他们进场的理由或是示范吗?

郑又平:在海基会和海协会在协商的过程中,台湾的行政部门没有充分地与相关的64项产业部门进行沟通。事实上,在台湾的经济部门中,负责整个产业协商的大约只有四个人。就这么几个人,当然不可能跟那么多个产业部门进行充分、详尽地沟通,以至于对台湾绝对有利的服贸协议,因事前没有做好沟通而造成民间的弱势产业,包括餐饮、美发等产业,纷纷提出他们的疑虑。当这些弱势群体提出他们的疑虑时,台湾的行政团队又没有及时沟通、灭火,反过来表现出的是他们在行政事务上的傲慢,如此就造成了恶性循环。

而在台湾的大学校园里,学生对政治原本很冷漠。陈水扁的贪腐曝光后,台湾校园里本来同情民进党的年轻力量慢慢转向支持国民党、支持马英九。对于民进党背离勤政清廉、爱乡土的口号,台湾的年轻人尤其是大学生普遍感到失望,甚至于有越来越多的台湾大学生认为,两岸之间的交流应该加速。另外,我们从统计数字看到,超过半数以上的台湾大学生希望将来能够去大陆发展,这个现象也表示台湾过半数的学生对大陆怀有友善的情愫,这是一个时代的背景。由于近几年里,台湾内部因为贫富差距,出现了一些社会问题,社会的弱势群体找不到政治力量支持。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弱势群体慢慢地转向由年轻族群为他们代言。所以,我们会发现,在台湾过去的两三年里面,很多弱势群体抗争中都有大学生的身影。这些大学生并没有很强的蓝绿情结,只是他们为了心中的正义必须要挺身而出。他们走上街头,并不是反体制,而是为了替弱势群体发言,为他们争取更多的筹码,他们有很强烈的理想性。在这种情况下,此次学生霸占“立法院”反对服贸协议,“反中”的情绪并不是很强,而且当有“独派”力量试图进入“立法院”时,学生将他们阻在了门外,因为他们不想与“台独”扯上任何关系。在我看来,他们只是想为弱势群体出头而已。

民进党私心过重妄图收割学生抗议活动利益

《台海》:议场被学生占领,导致瘫痪、无法议事。反服贸协议原本属于经济议题,为何会扯上政治因素,比如要求所有警察立刻退出“立法院”、马英九出面向人民道歉、“行政院长”江宜桦下台负责?这背后是什么力量在推动着?

郑又平:在这过程中,我们不难看到这背后有民进党的力量在主导,他们想要利用这些学生,甚至想要收割这次抗争活动的利益。举例来说,苏贞昌在事件发生四天后,带了三万人支持,这就不免让我们有疑虑,第一天的行动中民进党在哪里?国民党在召集委员审理过程中,用快速表决的手法把服贸协议送出委员会时,民进党也没有什么动作。等到学生占据议场过了三天之后,第四天民进党才出现,就是很明显地利用这些学生打前锋,等成了一定气候了,造成舆论焦点了,他们再跑出来收割政治利益,这可是很不厚道的做法。

要说这些学生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个人觉得,他们确实是不尊重法律制度、不尊重议会尊严,就算他们要抗争、反弹,可以有其他的做法,而不应该用这样的方式。即便闯进了议场里面,他们也不应该毁损公物,甚至在议场里头出现一些脱序的行为,这绝对不是文明理性的学生应该展现的行为。当然,他们是年轻人,或许出于善意,有冲动,对问题处理的方式可能考虑不够周全,没有想到后续对于整个社会的氛围、对社会制度的建立,以及对台湾整个社会的民生福祉都有可能造成伤害,但这种做法是不应该被包容的。

《台海》:为反服贸,民进党拿学生当幌子,动员3万人围“立法院”,民进党的要角到齐,民进党这样做有怎样的目的?

郑又平:民进党的目的很简单,他们也不是盲目地反对服贸协议,因为他们也知道,服贸协议对台湾有利,尤其是蔡英文是学国际贸易的,她太清楚服贸协议是有利台湾的。而他们背后的企业家、金主也强力要求民进党不要无理阻挠服贸协议,应该让它生效,但是民进党内部人士认为,如果3月让服贸协议过关,大概4月份就会生效。从4月份开始,到11月选举,只剩下7个月.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民进党担心服贸协议通过之后两岸开始推动,会产生相当可观的红利,这个红利会让台湾的经济感受到一股暖流,就有不少人从中受惠,这样有利于国民党年底的“七合一选举”。所以,不管怎样,民进党都要想方设法去阻挠,他们担心民众日后会发现,原来国民党一直是在做正确的事,这对民进党的候选人来讲是非常不利的。当然,国民党在极力推动服贸协议,一方面是在为台湾考虑,但也不能否认在这当中,国民党也有选举的考量。这些都是双方的政治算计,只是民进党的政治算计太多了,为了自己的利益,宁可让台湾的经济继续低迷下去。至于民进党是否在操作学生,我的感觉它占不到太大的便宜。自始至终没有人认为此次的学生抗争是由民进党主导的,民进党也主导不了。反过来说,民进党在背后煽风点火,来个渔翁得利,收割政治利益,这个企图倒是非常明显的。

《台海》:此前公布的民调称,岛内民众最反感民进党“逢陆必反”的态度,如今反服贸、扣“卖台”的帽子,民进党真不怕民众接着反感,进而影响到选情?

郑又平:我个人认为,其实对于“逢陆必反”的态度,民进党内部事实上是有争议的。现在民进党的“逢陆必反”,相当程度是因为苏贞昌所带领的民进党党中央在争夺民进党党主席的过程中,希望获得更多的政治资源,得到“独派”的支持,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民进党现在很复杂,它内部有很多的矛盾。总的来讲,现在他们的政治本能就是往“独派”靠拢,但同时他们的内部也有相当的力量或声音,已经在反省“逢陆必反”的政治路线是划不来的,因为“逢陆必反”在大型的选举里面没有办法得到中间选民的认同。只是现在民进党主席苏贞昌是在考虑自己的政治利益问题,根本不是在替整个党着想。这在民进党很有意思,民进党内的人,通常是自己个人利益排第一,党的利益排第二,然后台湾总体利益排第三。这是民进党这些政治人物私心操作的结果。台湾各界都不希望学生抗议活动拖太久。

《台海》:为了反对服贸协议,台湾学生冲击议场,瘫痪“议事”,而岛内六大工商团体则在3月20日发表联合声明,呼吁“朝野”理性面对服贸审查,尽速恢复议事运作。对于事关台湾经济发展的服贸协议,为什么台湾社会会有这种截然不同的局面出现呢?

郑又平:学生终究不像企业界那样了解台湾的经济所需要的动能和推动力在哪里。对学生们来讲,他们看到的是政治过程当中的一些比较表象的问题,看问题不够细腻。不过,这些企业家也没有严词谴责,毕竟大家都曾年轻过。当然,他们不希望这个事情拖太久。而学生终究也要上课,体力也有限,马英九也会出面做些什么,这个事情应该会在一段时间之后就要平息了,对台湾社会不会造成太严重的伤痕或对立。但是,我担心马英九当局如果处理的手法不够细致、手腕太粗糙的话,有可能造成年轻的大学生对国民党产生误解、不满,这个不满意在半年之后的“七合一选举”时是有可能发酵的。虽然一般认为年轻人投票率不高,但也不能忽视,如果年轻人与当局产生严重的对立心结,足以形成一股投票力量。如果在这件事情上,台湾被披上一层暴力的色彩,那是得不偿失的。

太湖翠竹

摩托车有限公司

淘宝怎么申请品牌

生产日期喷码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