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坩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新股发行改革再启顶层设计在路上

发布时间:2020-10-17 02:24:16 阅读: 来源:坩埚厂家

新股发行改革再启 顶层设计在路上

据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观察,近日A股市场上舆情最盛的三大主题,分别是国资改革、优先股试点与新股发行。其中,新股发行被称为“目前市场等待的最大消息”。新股发行此前停滞了1年有余,而去年11月份正式发布改革意见,到今年1月正式重启,相关政策几经调整和修补,却仍暴露了一些新的问题,再次止步。有投资者评论:新股发行亟待一场触及灵魂的改革。  而就在上周五,在发布优先股试点消息的同时,证监会又发布了IPO发行与承销的修改意见。时隔数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了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六大措施,注册制改革首当其冲。评论普遍认为,尽管此番证监会的意见仍然只是“修补”,但此次修补“非常到位”;而新“国六条”上来就提注册制,也表明“一场深层次改革的大幕已经拉开”。  重启第二季:  我待新股如初恋  “新股虐我千百遍,我待新股如初恋”,有微博网友如是总结当今市场对待新股发行的态度。对于证监会的此翻修改意见,市场评论的观点普遍认为,其关键点仍是保护投资者利益,体现市场化的方向。1月份的IPO重启,老“三高”问题还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而高价、高市盈率、高价套现的“新三高”问题又出现了。而这一次政策微调,老股转让、网下询价、自主配售、信息披露等“补丁”,打得“非常到位,非常务实”,体现出改革在实践中不断完善。  对于这次政策微调的评价,在机构内部也有一些争议。券商的评价普遍乐观,认为IPO改革更加注重市场化手段解决问题,充分体现了证监会市场化改革的方向及决心。但部分基金公司的观点,却较为悲观,认为这次修改只能说是小修小补,广大中小散户最期待的市值配售、两市互通、中签后交款的办法并没有实行。有媒体总结了来自基金公司的几大争议,如回拨比例过大、大小非仍无有效约束、千万元市值限制意义不大等等。  相比此前数次IPO开闸风声起时的市场哗然表现,对于这次政策调整之后对股市的影响,市场和舆论却显得波澜不惊。原因之一,就是优先股试点办法的发布。被认为是为新股发行护航,给投资者带来利好,对IPO重启进入“第二季”起到减压作用。但是,毕竟仍有近700家企业处在上市排队通道,随着IPO再开闸预期渐强,部分评论也指出:压力渐显。近日便有消息对重启时间表作出预测,认为IPO最快将于4月上旬重启。  应该说,这次政策调整,秉承了证监会主席肖钢此前提出“要掌握好或者说统筹平衡好改革的力度和市场可承受的程度”的要求,有媒体观点指出,在IPO重启的“第二季”如何体现“平衡”,将考验监管层的智慧。  再提注册制:  顶层设计已就绪  多家券商研报和媒体报道均指出,尽管证监会的本次“修补”对于注册制等市场化模式暂未涉及,但却在实际上为注册制推行夯实基础。而就在数日之后的3月25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其中一项重要工作是部署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相关措施,其中“注册制改革与多层次股权市场体系”便被摆在重要位置。  舆论对于政策动向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这是国务院层面今年“首次系统安排资本市场发展重点,也是近十年来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再次成为国务院常务会议的主要议题之一”。有媒体指出这是“中央罕见具体系统安排股市”,以往有关股市方面的政策多出自部委,如证监会等,但是这次国务院出台一系列文件和意见,显示出中央层面对于资本市场市场化改革的决心。对出台的文件的具体内容,部分媒体也给予了“含金量很高,可操作性很强”的评价。  但市场的反应,却让部分业内人士表示无语。有观点认为,这是中国国家最高行政机关在时隔10年后再一次推出的股市振兴政策,10年前的“国九条”让当时饱受国有股市价减持冲击的上证指数一度从1300点左右反弹到1740点,而这一次股市的表现,却是波澜不惊,市场可能“误读”了新“国六条”。  有媒体报道则指出,这已经是“顶层设计”第三次提及注册制了,第一次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第二次是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这意味着资本市场整体机制优化的顶层设计被再度明确,从过往的顶层设计路径来看,相关措施的落地正在逼近”。而这一次国务院常务会议“积极稳妥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的提法,与政府工作报告相比,增加了“积极稳妥”四个字,这正是“在前期广泛听取市场意见之后所做出的有益调整,更加注重市场现实承受力,更加注重保证市场的平稳过渡”。  舆论对于顶层设计再提注册制一事,整体上表现为“热情高涨”,但也还是有不少谨慎的观点。有媒体评论就强调,在注册制“快马加鞭”背后,还有一系列问题有待厘清,如新制度下投资者利益的保护、注册制的内在概念、权属义务的分配等等。改革落地还要相对较长的过渡期,而过渡期所面临“六道槛”,首先就是包括《证券法》在内的相关法规制度的修订。不仅如此,在具体的政策改革之外,监管层、中介机构和投资人所要面临的,可能是完全超出现有“常识”的规则体系,能否快速适应,也有部分观点表示忧虑。  从政策风向与舆论趋势来看,注册制改革显然已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如今看来,“顶层设计”已然基本就绪,而自国务院以下,负责设计这一改革进程的相关机构,也已经做了不少准备工作,如注册制改革已经由国务院成立专题小组,由证监会牵头联合相关部委参与研究推进。有观点预测,2014年内或有较详细的注册制改革方案上报讨论,至2015年便可能全面实行新股发行从审批制向注册制的转变。

alevel培训

培训alevel数学

alevel课程补习

英国alevel考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