坩埚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坩埚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泸州渐冻教师詹光伟活着总要有点意思《新闻》

发布时间:2020-08-28 19:57:01 阅读: 来源:坩埚厂家

9月5日,泸州室外温度超过30℃。这是上午的第三堂课,泸州七中初三(12)班语文老师詹光伟,毛衣外套着件牛仔夹克,皮鞋里裹着棉袜,面朝同学坐在第一排的课桌上,用流利标准的普通话,抑扬顿挫如演讲般,解析古文亦解读人生。

坐着讲课、不写板书的詹光伟与他的红色轮椅,整个泸州七中都已习以为常。因为,他从教的20年,也是运动神经元进行性肌肉萎缩症对他的折磨越来越深的20年。他说:“我始终觉得不管是健康活到100岁,还是我们这样的病人,做点有意思的事情就行。活着总要有点意思。”

一堂课 不拿粉笔也精彩

詹光伟身后,12班班长在黑板上写下“折木为兵,揭竿为旗,天下云集响应”。

这堂课,解析古文《陈涉世家》,坐着的詹老师无法动弹,更无法拿起粉笔写板书,每堂课师生互相问好之后,班长或者语文课代表便会离座替老师写板书。

詹光伟解析古文《陈涉世家》:“尉剑挺,广起,夺而杀尉。陈胜佐之,并杀两尉。懂吧?陈胜吴广把两个军官给洗白了。”学生们笑起来。

讲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詹光伟向同学们讲述人生与梦想:“他们都是农民,就是泥腿子,这话潜在的意思是,我们也能变成王侯将相。其实两种人生,各有各的精彩。李宗盛唱我是一只小小鸟,也有人唱我要越飞越高,但年轻人要有梦才好,有梦就了不起。”他那双尚能抬起的手,偶尔会敲击桌面。

这堂课,对12班的同学们来说,与昨天或者明天的语文课并没有什么不同。课前,会有同学将轮椅上的詹老师推进教室,抱起来让他坐在课桌上;课后,懂事的同学会喂詹老师喝一口水,将他抱回轮椅上,推离教室。

一日师 重在培养生活态度

这20年里,詹光伟“3年一个轮回”,也算桃李满天下。他最开心的时候,便是知道学生“走得很好的时候”,一份好的工作,一个安稳的人生,都足以安慰。

他的新浪博客、QQ空间里,大多是对试题的分析、对文学的赏析。大多数留言者,都是他的学生。他们叫他老詹,嘱他加油,“陌桑”留言“我们的老詹啊,你一定要好好的。大鸟们飞远,还是牵挂着你的。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

一位上世纪80年代即熟知泸州教育界的长者说,泸州七中是当地最好的学校,詹光伟是学科带头人,他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前三个月完全不照课本讲课,学期末却能收到课本中来。

詹光伟苦笑,作为“一个小小的老师、一线的老师”,他不喜欢不断做题考试的语文教学,他认为这不是语文教学的本真,他会尽量去传递想传递的一切,会跟学生谈话、谈心:“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学生的习惯、性格和生活态度的培养。”

一生人 一直在努力一直都在不服气

早在20多年前,詹光伟的病已有征兆。

将来有一天,他会除了思想之外,全身没有一处可以动弹,可他还是笑:“我觉得已经做了那么多事情也够了,为什么一定要去想以后?真的,我已经工作20年,教了不少的学生,有人生的意义,而且我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很早就放弃,我一直在跟自己努力,至少我一直都在不服气。”

从最初的行走缓慢、攀爬无力,到六七年前扶着墙走路,再到4年前开始坐轮椅,直至去年终于无法站立,“渐冻症”似乎在一点点吞噬着詹光伟:“我知道会这么严重,但没想到这么快,出乎我意料。”

虽在意料之外,詹光伟仍然备课、讲课、与学生谈心,一周上16堂课:“我晓得躲不过,不如扎实过好自己的生活,做好自己的事情。如果一直想,如同头上悬着一把利剑,那还有啥心情生活?”

詹光伟与父母,住在学校一所6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他操心得最多的是学生,最让他疼痛的是年过七旬的父母。每一天,詹光伟要与父母彼此看见才可安心,但42岁的詹光伟,无法更无力反哺,惟有在日志中谓叹“我这这一生,实在愧对爸爸妈妈,数都数不清楚……于是,我痛恨,痛恨自己一无是处,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用,我更不知道我这样残喘到什么时候。 ”

记者手记

夜深千帐灯 惟愿不寒冷

最早知道詹光伟,是9月4日深夜,他11年前的学生周志敏,在微信里倾诉着对老师的思念与钦佩。彼时,我仅仅讶异于詹光伟 ,他竟然可以,以那样的病体,在讲台上支撑了整整20年。

9月5日,我们突兀地来到泸州中学,詹光伟一再地拒绝接受采访。直到,我们说出的他昔年学生的班级和名字。操场边,我将周志敏写的那些话,一字一句地读给他听,偶而,听到詹老师轻轻地笑起来。而我,读到“去当同行的乐园鸟,陪他去看天上的花园;告诉他,虽然那些路,只能一个人走,但我可以为你鼓劲呐喊提灯驱寒”,竟让泪水润泽了双眼。前夜的讶异,在见到詹老师时,如顿悟般体会到他学生内心的疼痛。

我们走进了詹老师的课堂,站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听完了整堂课。北京来的同行问我,四川的老师普通话都这么好吗?他们讲课都是这样抑扬顿挫吗?我答非所问地说:“这堂课有40分钟?怎么好像才过了5分钟?”这堂在我们看来精彩至极的语文课,在詹老师眼中却“上得不好”,因为这只是对试卷的解析而已。

午间,遇到一位上世纪80年初即在泸州从事教育工作的长者才得知,泸州七中,是当地最好的初中,詹光伟,是这所学校的学科带头人。许多年纪比他更长的老师,都乐于向他请教教学方法。他教过的学生,常常回来看他。他最令人称奇的地方,在于初一的前三个月,完全不照课本讲课,但学期末,一定能全部收回课本之中。我原本想再跟七中的校长聊聊,再跟七中的学生聊聊,可我知道20年来,詹老师的教室永远在一楼,学校有利于他通行的绿色通道;我看到,12班的孩子守护着他们的老师,一切都在默契之中;我在詹老师的QQ空间,发现许多学生管他叫老詹,说老詹想你了,老詹加油……于是,我想不必问得太多,泸州七中给了詹老师一个温暖的环境,詹老师,给了泸州七中的孩子们,足够受益一生的教育。

上课时,詹老师嗓音洪亮,但他仍然怕孩子们听不清,有些话,他会重复说两次。一堂课下来,他显得很疲惫。如同他一再拒绝被采访,即使接受,他也不愿意说得太多,只有说到教学、说到学生他才会滔滔不绝。采访时,他的声音很小,他说,这样才不费劲。他还说,他并不想太多地提起自己的病。即使不服气如詹老师,也会在日志中写“我痛恨,痛恨自己一无是处,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用,我更不知道我这样残喘到什么时候。而岁月,还得这样一路走下去啊。却分明记得龙应台说,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所以,我没有问过他关于“冰桶挑战”,许多的疾病和内心,都是不在其中不知其苦。再多喧嚷,对如他一样的“渐冻人”而言,也是枉然。

詹老师的网名“夜深千帐灯”出自纳兰性德的《长相思》“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我不敢妄自揣测,在詹老师越来越寒冷的一程又一程人生中,在他因为失眠度过的一更又一更黑夜中,他是绝望悲伤还是在等待春天。我只希望,有一天,那些愿意为他提灯驱寒的学生中,有一个,终于可以找到医治“渐冻症”的方法,让詹老师们不再寒冷。

记者 吴楚瞳 赵霞

赛尔号超级英雄破解版

球王之路正式版

风云手机版

葫芦娃酷跑金刚新版游戏下载

相关阅读